其他新闻栏目
孩子
转载新闻
研学
学生军训

民警超生被辞始末,官方:知法违法多次教育拒配合

时间:2019-11-14

近日,广东云浮民警因生三胎被单位辞退一事引发关注。当事民警薛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妻子谢女士生孩子前,他曾去当地卫健部门咨询相关政策,当时对方回复称仅会被处分,不会开除,故夫妻二人决定将孩子留下。结果,不仅他本人因此丢掉工作,作为教师的妻子也被学校辞退。



薛锐权在整理申诉材料。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摄


去年5月底,广东省修改了计生条例,删除了“超生即开除”的明确表述。回顾薛、谢夫妻因“超生”被辞退、开除一事,不难发现,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单位自定顶格处罚是否合适。


意外怀孕,曾打算流产


被辞退前,44岁薛锐权已经当了19年的民警。1999年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随后进入云浮市公安局工作,于2015年9月担任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从警以来,薛锐权获过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2次个人嘉奖、2次先进个人。他自称,在整个当地公安系统中,他都属于业务能力突出、获得荣誉多的民警。


云浮市公安局。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摄


2006年8月,薛锐权与前妻育有一女。离婚后孩子母亲。2012年1月,薛锐权与教师妻子谢峥玲结婚生育一子。


2012年10月,二人离婚,2016年5月复婚后又生育一女,这是薛锐权的第三个孩子。当时二胎政策已全面放开,当地计生部门认定,这个孩子属于政策内生育,未“超生”。


自2017年9月谢峥玲怀孕,二人均称,这纯属意外,他们没计划再要孩子。薛锐权还解释说,他们上有4个老人,下有2个孩子,负担已经很重了,也不具备再要孩子的经济条件。



他们留意到,广东省已修改计生条例,删除了“超生即开除”的明确表述。薛、谢二人表示,了解计生条例已修改后,他们曾向省、市、区的卫计部门咨询,得到的答复是:会被处分,但不用被开除。


如广东省总工会官方微博在转发相关解读文章时表示,“不管公务员还是国企职员还是私企员工,超生不开除了”,但更为严谨的表述应为,公职人员“超生”,不必然作开除处分。


2018年9月开始,因未流产,谢峥玲明显感觉到,来自学校的压力越来越大了,“那段时间,除了上课,就是(被)做思想工作”。她表示,曾跟校领导提过最新修改的计生条例,校领导称学校未收到相关文件,还反问她:如果不用开除,之前因“超生”被开除的老师怎么交代。


薛锐权说,到2018年10月,怀孕已近6个月,再引产属于大月份引产,被医生告知“不排除会危及大人的生命安全”,他不能去冒这个风险;他也曾向单位要求出证明,证明是单位要求其妻子引产,但被单位拒绝。


人口学者何亚福表示,如果在生育前,谢峥玲曾被催促做大月份引产,这也和相关政策有冲突。


未生育前作出辞退决定,被质疑程序违规


2018年12月21日,薛锐权被停职60天。薛锐权说,停职后,他的工作就是“打杂”,还被安排扫地。


薛锐权计划申诉,但材料还没准备好,辞退决定就来了。他记得,2018年12月29日下午3时许,他正在外面扫地,接到通知说回单位开会。开会前,相关人员问他,采不采取补救措施,自己辞不辞职,他当场拒绝,随后就被宣布辞退决定。


被辞退时,薛锐权的第四个孩子还未出生。他认为,孩子出生后,计生部门才会认定其“超生”,而市公安局在孩子未出生前作出辞退决定,程序上已违规。


何亚福也表示,孩子未出生前,卫计部门不会认定“超生”,因而公安机关在孩子未出生前辞退,程序上存在问题。



在此前的通报中,云浮市公安局表示,薛锐权作为民警和公务员,知法违法,市公安局对其多次教育仍无转变,认定其已不适合继续在公安机关工作。


云浮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此前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单位肯定是不会随随便便就辞退一位公务员,薛锐权被辞退,是因为他的超生带来了一些衍生问题。在多次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才将他辞退。”



云浮市公安局的答辩书,对孩子未出生前辞退薛锐权作出解释。受访者供图


“走完所有申诉渠道无果,才选择网络曝光”


今年3月,生下孩子2个月后,谢峥玲被行政开除。


薛、谢二人认为辞退、开除的处分过于严厉,不服,走上了申诉之路。为了申诉,薛锐权至今未领每月3000元、共20个月的辞退费。


今年3月,薛锐权向云浮市委组织部申诉。3个月后,市委组织部维持了市公安局的辞退决定。之后,薛锐权向云浮市公务员局公务员申诉公正委员会申诉,后者依旧维持辞退决定。


与此同时,谢峥玲向云城区教育局申请复核,复核维持了开除决定。之后,她又向云浮市教育局申诉,对方作出不予受理决定。今年9月,谢峥玲向云城区法院提出诉讼,该法院作出不予立案决定。




2019月3月,云城区对谢峥玲作出行政开除决定。受访者供图


薛、谢二人没有工作后,其家庭经济上陷入困难。薛锐权说,过去,他每月工资六七千元,妻子每月工资三四千元,才能负担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以及每月3500多元的房贷、1900多元的装修贷;现在没了工作,还有多个老人、小孩要养,只能靠以前的积蓄和他人接济度日。


薛锐权称,因手头拮据,家里已停过2次电。11月9日,谢峥玲接到诈骗电话,被骗了5000元,她给丈夫打电话时,忍不住哭了。让薛、谢担忧的还有计生罚款,共计15万余元。


薛锐权表示,他们的诉求自始至终都没变过,希望上级有关部门重视、介入,取消辞退、开除决定,恢复他们夫妻的工作,其他任何处分结果都能接受。


争议中的顶格处罚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前,“超生即开除”的规定存在于不少地方人口与计生条例中。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许多地方修改后的人口与计生条例,依然保留了相关规定。


去年5月底,广东修改计生条例,删除原第四十条“超生即开除”的明确表述,对公职人员“超生”采取行政处分。值得注意到的是,行政处分包含开除,何种情况下适应开除处分,并由谁来裁定,没有更为细致的规定或解释。


同年7月,广东省高院发布的《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若干意见》显示,如果用人单位以劳动者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为由解除劳动合同的,应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


然而,公职人员“超生”,是否要顶格处罚,“超生者”和所属单位容易存在分歧。

近日,广东地区三名公职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均因“超生”被单位开除,目前正在申诉中;因多种因素考虑,暂时不愿意事件曝光。


人口专家黄文政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前,中国人口出生率低,但现实情况是,计划生育政策并未取消,各地的相关政策也有所差异。公职人员若“超生”就开除,这种顶格处罚的方式,从法理上说,也可以说是合法的,但不合情合理,值得商榷。


源:澎湃新闻、新京报

更多新闻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管理员联系邮箱(583358621@qq.com)也可拨打我们的联系方式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免费咨询热线(可预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