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新闻栏目
孩子
转载新闻
研学
学生军训

有种“薅羊毛”更可恨,专挑农民、贫困户、孤寡老人下手

时间:2019-11-14

前几天,果农小店被薅羊毛薅倒闭,激起了全网公愤。“羊毛党”为什么讨厌?因为他们破坏公平,钻空子套白狼,看似占的都是小便宜,却可能是别人一家子的生计。


在党员干部中间,也有一种可怕的“羊毛党”。


他们常常出没在民生领域、扶贫领域,职位不高,权力不大,但从事的工作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


他们每天和基层群众打交道。农民、贫困户、低保户、养老院老人、残疾人……越是弱势群体,越容易成为他们薅毛的“目标”。


这些群众往往对国家补助政策不太了解,有的孤寡老人、残疾人自理能力差,好多事项都需要干部代办,“一卡通”、存折由干部保管。羊毛党就是瞅准这一点,一薅一个准。


贫困补助、项目资金、低保金、社保款、养老金、救灾救济款,只要给他们一把羊毛剪子,他们能剪了整个村。



他们薅羊毛的手法,通常有这么几种:


弄虚作假。成都东风村原主任罗启贵的儿媳的亲舅舅李某有一个梦想:成为贫困户。可是他月薪数千、妻子日入数百,这个“梦想”好像很难实现。在李某的请求下,罗启贵在扶贫资料上做文章,擅自在精准扶贫推荐名单里增加了李某名字,还虚构了一份精准扶贫申报资料。成了贫困户的李某,享受上了相关政策待遇。


贪污截流。河南省汝南县三桥镇夏屯村村干部杜德娃,算了一笔账:上级给每个贫困户拨付3000元临时救助款,可以给每户只发2000元。如果贫困户知道政策,闹起来,实在不行的话,再补发1000元;如果没人闹就不了了之,1000元“妥妥”揣进自己的腰包。


虚报冒领。江西省萍乡市东桥镇敬老院里有一个“啃老族”——原院长邓瑜。院里孤寡老人的身份证、户口簿、“一卡通”存折都由院里保管,邓瑜利用这些证件,多次假冒五保户、低保户的名义,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


吃拿卡要。遵义市团泽镇木杨村村委会原副主任罗开秀,将群众危房改造指标“明码标价”,收了群众16700元“好处费”。贫困群众周某因没有钱交“好处费”,只得借来800元交给罗开秀,这才获得指标。你要问连800块都不放过,是不是有点夸张?有人对100块钱都感兴趣。重庆市垫江县某村干部李某到村民周某家开展计划生育奖励扶助调查,临走时私下向周某要了100元生活费。


真是薅羊毛,不嫌少。“羊毛党”干部薅来的钱,多则几万,少则几千几百,但对于被薅的农民、贫困户来说,可能就被一下子打入生活的谷底。


于是乎你怒问一记:那些“羊毛党”怎么下得去手?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说到底,还是制度有空子,贪欲无节制。



一些地方权力运行不规范,过程不够透明,缺少有效的监督管理,很多事情办不办、该怎么办、办到什么程度,群众没法及时了解,个别党员干部行使权力就很随意。还有一些村干部权力太大,分指标是他们,管资金是他们,管项目还是他们。村里监督名存实亡,云南有个村,三任村监委主任“前腐后继”,村干部截留低保指标,他们非但不制止,还忍不住自己上去分一撮羊毛。


“羊毛”不是调侃,实打实都是群众的切身利益。薅多薅少,都是罪恶。


薅老百姓“羊毛”的人,下场不会太好。《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超标准、超范围向群众筹资筹劳、摊派费用,加重群众负担,违反有关规定扣留、收缴群众款物,克扣群众财物,在管理、服务活动中违反有关规定收取费用等等,依据情节轻重,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乃至开除党籍处分。


如果严重到职务犯罪,法庭有请。


所以,不要以为群众真的是任人薅毛的羊。他们背后有国家、纪法做后盾,谁敢漠视侵害群众利益,谁就会受到严惩。


打击“羊毛党”,除了加大查处力度,还要强化权力的制约监督。比如完善用权公开机制,推进村(居)务公开,规范运作程序,让“羊毛党”没空子钻。


制度是外在的,修为是自己的。给“羊毛党”一个奉劝:做人,不要太贪婪。为官,心中要装着人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琰)


更多内容,为您推荐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管理员联系邮箱(583358621@qq.com)也可拨打我们的联系方式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免费咨询热线(可预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