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新闻栏目
孩子
转载新闻
研学
学生军训

央视调查丨两月内三名明星死亡 韩国娱乐圈为何陷入“自杀魔咒”

时间:2019-12-10




12月初,韩国娱乐圈又一次传出噩耗,27岁韩国男艺人车仁河,被发现在家中身亡。这已是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第三位突然去世的韩国年青艺人,前两位都是女性,都是自杀。

悲剧频频发生,让人不禁感叹,韩娱圈到底怎么了?

有人甚至说,韩国娱乐圈像是被上陷入了一种“自杀魔咒”。

12月3日,韩国演员车仁河被发现在家中身亡。



车仁河,今年27岁,2017年7月出道,当时他是演员组合Surprise U成员之一,之后出演过多部网剧和热播电视剧。


车仁河平时给人的印象是个乐观的大男孩。去世前一天,他还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帖,敦促粉丝在寒冷的冬天要照顾好自己。

这让影迷们对车仁河的死感到十分困惑。


韩国民众:正因为他跟我年龄一样,让我更难过。我想他们可能正经历着痛苦,尽管他们的生活看起来很美好。

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车仁河的死亡原因。

短短50天,这已是韩国娱乐圈第三次传出年轻艺人的死讯。


10月14日,韩国著名娱乐公司SM旗下艺人崔雪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年仅25岁。目前警方推测其死因为自杀。

经纪人表示,雪莉生前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崔雪莉去世后,她的好友、同为偶像艺人的具荷拉在社交媒体上开直播,痛哭悼念。

韩国艺人 具荷拉:雪莉啊,姐姐在日本。不能去送你,对不起。你到了那边,希望一切都能如你所愿。姐姐会替你一起努力活下去。

但是,具荷拉最终却“食言”了。

11月24日,雪莉去世后一个月零十天,28岁的具荷拉被发现在家中身亡。

和雪莉一样,17岁时就以女子组合出道的具荷拉,在韩国知名度很高。她唱歌、出演电视剧、参加综艺节目,但也因承受着各种压力,患上了抑郁症。


人们猜测,崔雪莉的死或许正是压垮具荷拉的最后一根稻草。

青春靓丽、前程似锦的年轻艺人接连死亡,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韩国娱乐圈。


据外媒的一份报道,2017年,影响全球的韩流产业市值就已达47亿美元。擅长“造星”被认为是韩国娱乐业的成功之道。但从默默无闻的路人到炙手可热的偶像,这些被批量制造的明星,究竟经历了什么?

一、奴隶合同:培训期间都不算,出道起步签7年

经纪公司从艺人的才华和努力中获利的现象绝不仅仅是发生在韩国,但在韩国,对有抱负的明星艺人的剥削显得最为赤裸裸。

2017年,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麦亨利退出组合后,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简单介绍了他眼中的韩娱圈。


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 麦亨利:奴隶合同的约期很长,典型的是7年到15年。

麦亨利称,这样的奴隶合同在韩国娱乐圈广泛存在。而且,合同并不会从签约之日起立即生效。年轻人和娱乐经纪签约后,先要做几年练习生,接受培训,而这几年时间并不会算在合约内。

二、地狱式工作模式:偶像“007” 累着走下去


练习生从训练营毕业后,以艺人身份出道,开启了更辛苦的人生。

在韩国,艺人是一份全职工作,尤其是偶像组合中的年轻艺人,几乎没有可自由支配的时间。

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 麦亨利:如果有工作任务,你可能要每天工作24小时,工作7天。举个例子,我工作的时候,每天要早上6点钟起床,必须跑两个小时步,之后去练舞。如果有演出等表演安排,结束后如果时间早,晚上11点我还要继续练舞,直至凌晨1点,然后才能回家,洗澡睡觉。每天我都感觉很累。


即使是生病、带伤也要坚持训练,完成表演,艺人在舞台上突然晕倒已成常态。

三、不成正比的付出与回报:公司拿90%,艺人?先还培训费再说

可能有人会说,当名利双收时,所有这些牺牲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但实际上,韩流艺人很少能获得等价回报。

韩国组合JJCC前成员 麦亨利:公司通常拿90%,艺人拿10%。如果你运气够好,公司拿80%,艺人可以拿到20%。


由于韩国偶像艺人常常是以组合形式出道,这10%~20%的分成还会继续被分割。


假设你是一个五人组合的成员,那么,你个人最终就只能拿到占比2%~4%的酬劳,而且还需向经纪公司偿还出道前的培训费。


换句话说,假如艺人不红,很可能入不敷出,生活艰难。假如艺人红了,由于长达十几年的奴隶合同,实际上也就成了经纪公司的摇钱树。

四:被迫整容:公司“建议”我整 我就整吧

整容在韩国娱乐圈已经是家常便饭,自愿整容无可厚非,但有时娱乐公司还会逼迫旗下艺人整容。


来自男子组合Super Junior的申东熙曾在一次采访中爆料:“有一天,我们经纪公司的总监建议我应该做双眼皮手术,因为我的眼神令人不舒服,所以我决定听从他的建议。”


独立艺人黄致列也曾承认在经纪人要求下整了容。他告诉记者:“我对整容没有什么想法,但在我出道之前,我的经纪公司说我们应该整,所以我就整了。”

五:严控饮食:体重保住了,但我病了

偶像艺人,外形非常重要。

除了会要求艺人整容,一些经纪公司还会对旗下的女艺人每周进行体重检查,如果有成员没有保持住公司的规定体重,就会受到惩罚。惩罚举措可能是跳舞、跑步或是禁食。

严苛的体重控制和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一些艺人身体出现功能失调。女子组合“Oh My Girl”的成员申惠真和独立歌手李知恩都曾承认,她们分别患有厌食症和贪食症。

六:网络欺凌:网友不喜欢艺人新形象 就要万人齐骂?

社交媒体的兴起是使韩流在韩国乃至全球涨粉的重要因素之一。

韩国娱乐公司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来传播艺人的作品和活动,鼓励艺人与粉丝间的交流,塑造出艺人的亲和形象,但同时,也使艺人更多暴露在复杂的网络社交环境中,成为网络欺凌的受害者。

崔雪莉:记者们,请多多疼爱我吧。各位观众,请多多疼爱我吧。

10月14日去世的崔雪莉,生前就曾是网络欺凌的受害者。

2015年雪莉退出组合,以演员身份活动后,试图改变以往少女偶像的形象,重塑个人风格。

她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一些风格大胆的照片,却遭到许多网友的抨击,被贴上“放飞自我”的标签,而直率的她也会在直播时和网友互怼。


韩国民众:如果有几百万人不断地批评你、辱骂你,你是很难过上正常的生活。


韩国文化评论员 金宪植: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和人们对它的依赖,已经达到了不仅能将名人置于危险之中,还会将普通民众置于危险之中的程度。


韩国中央大学媒体学教授 成东奎:(政府)必须积极努力开发一个系统,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的负面影响。


10月14日,崔雪莉离世后,有网友在韩国青瓦台公告栏发布了一份请愿书,请求政府制定“雪莉法”——实行网络用户实名制,要求门户网站过滤掉恶意评论。请愿发书布后,截止到11月14日,一个月内共收到超过23000个民众赞同签名。


水均益:《韩流偶像:流行文化和韩国音乐产业的崛起》一书的合著作者金大勇认为,韩国青年艺人接连离世说明韩国娱乐业普遍存在着一种消极模式。

那些在镜头前、舞台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艺人们,私底下却可能正经历着难以言说的困难,但这种反差却得不到社会的同情或理解,甚至可能招来网络暴力的攻击。这是娱乐圈的悲剧,也是人性的悲剧。

网友评论



编辑:单镜宇
责任编辑:孟夏
来源:央视新闻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管理员联系邮箱(583358621@qq.com)也可拨打我们的联系方式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免费咨询热线(可预约参观)